内容字号: 默认 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环球营销网:抖音忘我,快手快乐,网易雅痞,腾讯和阿里是两个不同时代的人

2020-04-08 08:03 出处:环球营销网 www.alnewsw.com 


文 | 粉红姐姐

一直在谈恋爱,可是一直单身

一直在找工作,可是长年待业


 

我是南方系记者出身,在时尚杂志做过时尚编辑,在香港做过财经公关,最后在如火如荼的互联网时代接触互联网产品,完成了作为一个市场从业者,负责互联网品牌的蜕变。


从经历的曲折程度来看,我自己概括自己的品牌标签是「野」。


用朋友的话来解释:每一段经历都根正苗红,在某个职业最受热捧的时候,在某个公司最受追捧的时候,去了那家公司。


但是从整体来看,又像一匹追不上的野马。

 

「野」是一种个性特征,但它同时又蕴涵了足够多的空间和想象,可以和其他不同风格的人群区别开来。


当某一个朋友和另一个朋友提到我,他们可能说到最多的词是「有点野」。


这个词除了职业特点又可以落实到其他方面,妆容打扮拍照风格,恋爱特质甚至是细化到会发怎样的朋友圈。


它是概括一个个人品牌非常完美的词汇,是感性和理性的叠加。


它的对立面可以是「严肃」,严肃也是一个完美的词汇,想到一个人严肃,就能想到倔强,干净,甚至有点强迫症,有自己明确的规则和界限。

 

我喜欢这些词,当这些有人格化特质的词和一个熟悉的互联网品牌结合起来,就能直观的去触碰到它们做营销的一些出发点,它们的企业文化,甚至是它们偏爱的员工特质。



 

 


在我眼里,抖音是最具「忘我」特质的互联网品牌。



那些会专门打卡网红餐厅,迷恋米其林,迷恋巴黎,热爱去韩国东大门购物的青年,也许每天至少会用看一部完整电影的时间来刷抖音。


如果在 90 年代,这个词就是安妮宝贝的「文艺,郭敬明的小资


但是在 21 世纪二十年代前后,它就是一种群体型的「忘我」——


所有的人都在参与到这场运动中

这场运动前所未有,我参与了

虽然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感觉到快乐

但是毫无疑问

我是这场运动的见证者

我参与了这场集体的狂欢


在抖音,一个用户可以有足够多个性的方式,但是他也可以完全忘记自己。


对于大多数不知道如何消磨时间,又想玩一点不一样不小众又低成本的东西,抖音是最佳选择。


它是一种社交手段,是一种摆脱孤独的方式。


最开始,可以用同一支曲子,模仿同一个人,简单的肢体动作跳舞,然后无数人加入这个行列,线上云蹦迪,线上云健身,它为聚会而生。

 

快手比起抖音那种狂欢之后的孤独,反而显得更「快乐」。


快手在大众视野里最具影响力的品牌案例,是各种混剪视频,在自发传播初具规模之后,再由官方推波助澜,完成一次又一次让人惊艳史无先例的非官方TVC。


快手群像-《存在即是完美》,由网友@赵明明的限定杂货铺 剪辑,在她本人微博上超过12万次转发


如果用一首歌来形容快手给我的感觉,那就是庾澄庆的《快乐颂》。


我每天天不亮就早起赶海

我很快乐


我和奶奶相守在贵州山里

她今天给我做了蒸腊肉

我很快乐


我从广西梧州远嫁到广东梅州

每个月老公给我2000块钱生活费

我很快乐


如果抖音是「文艺」的品牌,那快手代表的某一个层面的「文艺复兴」,抖音是一种群体性狂欢行为,快手则是掌握了群体的话语权。


中国十几亿人口,大部分人在想什么?




本文标题:环球营销网:抖音忘我,快手快乐,网易雅痞,腾讯和阿里是两个不同时代的人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alnewsw.com/ad/2312.html

更多文章

相关文章

环球营销网

Copyright (C) Alnewsw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 by DedeCms